《生活在别处》第二部《克萨维尔》读4——梦的真实

弗洛伊德告诉我们为什么会做梦,并且告诉我们人做的是什么样的梦。米兰在他的小说里描写了克萨维尔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。

这两个艺术家的艺术走向是相反的,但他们的目的有着惊人的相似。弗洛伊德从具体的梦中人朝着梦的王国走去,他探寻的是这个王国里的真实之谜;米兰则是从梦的艺术王国里走向具体的人,把艺术王国里的梦带到小说的世界里来。

梦是他们的艺术思维的材料,用这样的材料组合成一个具有鲜活生命的人。艺术的目的是把人的鲜活生命展示出来。

或者说,弗洛伊德把人带到梦的王国里看清楚人的鲜活生命的究竟,因为在现实里,人活在梦里,活得糊里糊涂;而米兰则按照梦的王国里的人的形象,去描写一个人在小说的世界里做着怎样的梦。

这让我明白,克萨维尔不是生活世界里的一个人,或者众多人的集合,他的真实性,或者说艺术性是,他是从梦的王国里走到尘世里来的。

与克萨维尔一起走来的,还有那个女人,那个穿着黑色警服的男人,还有那只鸟笼、床和桌子,以及那个窗户。

克萨维尔先把书包从窗户里扔进那个昏暗的房间,然后他自己从那个窗户里跳进去。这在梦的王国里,意义是十分明白的,他到了青春期的年龄,他到了对性的探幽年龄,他把自己的书包当作性的探幽的工具,他还有什么,他除了书包什么也没有了,并且,那书包正是他对性的探幽的一个障碍,拿它来作为探幽的工具,既可以抛开性的障碍,又可以开启他的性意识。然后是他自己跳进了窗户,这意义是十分明白的,克萨维尔梦里的这个细节寓意着他的性欲望的实现,确切地说,意味着他对女人身体的进入。

由此,我得到了一个启示:出现在小说里的一切(比如说这里的鸟笼、床、桌子以及桌子上的杯子等等)都不是小说家随时所想的,更不是小说家在现实生活中的阅历的记忆,它们的真正意义是:它们是艺术王国里的摆设,当克萨维尔把书包扔进窗户里的时候,它们已经摆设在那里了,并且,它们是这个窗户里惟一应该具有的。

我在不久以前,还在怀疑一个问题,一个小说家在他整个小说里,如何去安排那些一个又一个细节?我不愿意小说家按照自己的阅历去描写他的故事,没有着这个故事的生活秩序描写下去。

读到这里,我明白了,世间的一切存在,其实都有它们的艺术性,小说家按照这个艺术性去设计他的细节,而不是凭他的一时的创造性。

那个男人被克萨维尔关进了衣橱里,不用担心,他把衣橱锁好了,衣橱是结实的榉木做成的,他可以在里面挣扎,但休想把衣橱撞开或撞毁。被关在衣橱里的男人,先是在大声的喊叫,并且在撞击衣橱,作为回应,克萨维尔拿起他放在桌子上的警棍狠狠地敲击衣橱门,过一会,里面的男人安静了下来。

一个女人面临着两个男人,一个在她的身上满足自己的性欲,一个在她的身上满足自己对她的爱。这两个男人为了这一个女人,有着数不清的故事,克萨维尔但在克萨维尔的梦里,是非常简单的,因为做梦的人是克萨维尔自己,所以,他把另一个男人推到衣橱里,锁上衣橱的门,就解决了一切问题。

还应该看到另一个意义,这个结果是女人希望和喜欢的。因为女人希望爱,不希望受受害,更不愿意受屈辱。

女人问他:我们接下去做什么呢?她问过一遍之后,很快又问:我们干什么呢?我们来看看女人为什么问这样的话。

做什么或干什么的问题,可以有很多样理解,但这两个问题对于女人而言,最终的问题只有一个:(我们)会是什么样?

2、女人总是希望有人能给她们一个安全而安稳的保证,也许她们知道从最终看,她们的希望都只能落空,但在落空前能得到一份保证,永远是她们挥之不去的一个心理;

3、女人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,从另一个意义看,女人希望被她所爱的人替自己拿主意,她们的服从意识其实是她们爱的一部分。

就是说,这个女人在这儿向克萨维尔提出的问题,是在这个时刻里,她惟一会问的,或者说,她不会问别的。

小说家并不是随意让他的笔下的女人问这句话的,而是,作为女人,一个忧郁的女人,一个惊惧的女人,她面对突然而至,并把自己的丈夫关进衣橱的男人,她只能这样问。因为艺术和哲学让她这样问。

当克萨维尔告诉她,他要带她走,离开这里,并向她描述将去的是什么样的地方后,她却以这样的理由反驳说:

这间房子是她自己的家,如果到了克萨维尔带她去的地方,她就没有衣橱,没有鸟笼和小鸟。

现在我们知道了,女人的最终希望是有一个家,一个自己的家,有鸟笼有衣橱的家。当然,这个家,必须在丈夫的存在。这就是女人向克萨维尔问的真正意义。

他先是把另一个男人,也就是他的情敌关进了衣橱,并且打算让他自己在那个大衣橱里自己慢慢饿死,这是他爱的一个方面的愿望。

当女人问他如何保护他时,他的回答是带她走。并且向她描述他带她去的地方。面对女人希望有自己的家,他告诉女人,家就是有爱人在身边的地方(这是家的最重要的意义),他又说,家在他的脚步中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golfholidayshuahin.com/,拜尔洛泽尔在他的每一步的旅程中,在他的旅途中。

很显然,克萨维尔的这一切,是他在这个年龄阶段对性和爱的理解,他只能理解到这样。

在现实生活里,有着无数这样的故事,不管它们怎样的离奇和复杂,拜尔洛泽尔但它们的真实都是一样的。它们的真实是什么,小说家用克萨维尔的一个梦解释得十分清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